1. AD格子网首页
  2. 财经

阅文财报的暗光时刻

对于阅文来说至关重要的,网文一哥阅文能否在历经了诸多的震荡之后,成为一个更好自己,成为目前阅文新管理团队的首要任务。

阅文财报的暗光时刻

配图来自Canva

 

8月11日,阅文集团发布了截止至2020年6月30日的上半年财报。

 

这一份财报对于阅文来说,是新旧管理层交替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因为在经历了诸多的纷争之后,前进还是后退,成为众多投资者对阅文的提问。

 

而尽管有投资者表示,阅文在这个时刻出现亏损也能理解,但阅文最新财季的亏损程度之大还是让一众投资者望而却步。在阅文发布财报之后,8月12日其股价下跌9.49%,收盘报收45.8港元/股,市值蒸发将近50亿港元。

 

新势力上台,老平台阵痛

 

作为老一辈的网文大平台,阅文在网文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不过在互联网高度发展的现在,仅仅想要守住原有阵地也变得不容易。

 

在此情境下,“老将”阅文开始改变,然而大刀阔斧的革新却没有能如阅文预想的那么顺利。在腾讯团队接手了阅文之后,市场普遍看好阅文。在近两个月的时间内,阅文的股价涨幅超过50%。

 

不过随着管理团队的变更,在阅文内部也产生了不小的震荡。先是阅文的新合同严重侵犯了作者的版权与著作权,作者们集体抵制阅文新合同,引发了“55断更节”。尽管双方代表协商后,阅文做出让步,但是也出现部分作者流失的情况。

 

现在,阅文又遇到业绩滑铁卢,在最新的半年报里阅文由盈转亏,出现巨额亏损。

 

财报数据显示,截止至2020年6月30日,阅文实现营收为32亿元,同比增长9.7%;净亏损达到33亿元,上年同期盈利3.93亿元,同比暴跌超过900%,这是阅文上市以来首次陷入亏损。尽管在7月份阅文已经发布过了亏损预警,但是依然震惊了大部分的投资者。

 

据悉,阅文仅是2020年上半年的亏损就达到33亿元,而在2016年-2019年间,阅文分别实现净利润0.37亿元,5.56亿元、9.11亿元、10.96亿元,共计约26亿元。可以说,阅文首次亏损,已经将前些年挣的钱全都赔了。

 

阅文新上任CEO程武表示:“令人失望的业绩变现,让我们意识到公司底层商业模式抗风险能力的缺失和沉积数年的结构性问题。”而阅文财报里的各项数据,也透露了网文一哥阅文的隐痛。

 

业绩、成本承压

 

目前互联网流量增速减缓的时刻,各种娱乐产品却是层出不穷。相比于直播、短视频等感官冲击更加强烈的形式而言,网文视听劣势明显。

 

还有,网文免费模式的出现,也对阅文、掌阅等老牌网文在线付费阅读产生冲击。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在2019年上半年月活跃用户规模超过300万的免费阅读平台同比增长160%,在在线阅读行业里占比达到61.9%,而免费阅读是从2018年下半年才陆续兴起。

 

面对免费阅读的来势汹汹,阅文也想分一杯羹。然而在付费阅读里独占鳌头的阅文,在免费阅读里却是寸步难行。阅文在财报里透露出,尽管阅文在免费阅读方面推出了相关产品飞读APP,但是飞读的表现却没能够达到预期的效果,并没有激起市场的浪花。

 

和阅文竭力推广的免费阅读一样,阅文努力想要发展的版权运营业务也并不顺利。财报数据显示,阅文版权运营收入同比减少40.8%至7.19亿元。

 

反而是被“冷落”的在线业务实现了增长,尤其是付费阅读。

 

财报数据表明,在2020年上半年阅文的自由平台以及腾讯自营渠道的月活跃用户达到2.33亿人,同比增长7.51%;平均付费用户0.11亿人,实现了9.28%的同比增长,付费比例依然维持在4.5%;每用户平均收入为34.1元,同比增长了11.6元。

 

受益于付费用户的在线业务实现了收入的增长,同比增加50.12%至24.95亿元。

 

虽然阅文的在线业务实现了一定的增长,但阅文成本压力未能缓解。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阅文的收入成本为15.29亿元,同比增长13.3%。其中,由于阅文在线阅读内容营销开支增长,导致其销售及营销费用同比增长30.1%至12.7亿元。

 

而面对各项业务所产生的问题,阅文新管理层表示,“展望未来,我们会采用相同的批判性思维和积极回应的态度去解决公司在其他业务板块中的问题。我们将对阅文的内容、平台和生态系统进行升级再造。”

 

不过现在,兜兜转转历经了诸多震荡之后,阅文还是回到了最初的付费阅读之上。当初创始团队好不容易平衡的在线业务与版权运营业务天平,再一次倾向在线业务。目前在阅文的版权运营业务中,被阅文给予希望的新丽传媒,表现同样不尽人意。

 

坎坎坷坷IP

 

当初与阅文对赌的新丽传媒,成了拖阅文后腿最为严重的那个。财报显示,新丽传媒的商誉以及商标权减值拨备达到44.06亿元,是导致阅文出现巨额亏损的重要原因。

 

2018年阅文以155亿元的价格收购新丽传媒,新丽传媒做出承诺在2018年-2020年间,净利润将分别不低于5亿元、7亿元、9亿元。然而在2018年-2019年,新丽传媒仅分别实现净利润3.24亿元、5.49元,完成率为64.8%、78.43%,并没有能够实现业绩承诺。

 

而在2020年上半年,在影视行业没有能够完全开工的情况下,新丽传媒甚至出现9710万元的净亏损,业绩惨淡程度远远超过阅文的预期。

 

尽管新丽传媒推出了《诛仙》、《如懿传》、《我的前半生》等网络文学IP改编的影视作品,但是热度都远没有能让新丽传媒翻身。在推出一部《庆余年》之后,也没能够持续酝酿出更多“庆余年”。

 

阅文官方更是直言:“我们缺乏一个既熟悉网络文学、也熟悉影视制作的团队来推动整个过程。”

 

想要通过新丽传媒实现更多热门的网文IP挖掘的阅文,反过来却被IP梦绊了一跤。拥有着诸多IP以及作者资源的阅文,对网文IP整体生态把控上,依然有待改进,不然可能会出现和众多作者产生纠纷的类似情况。

 

总之,尽管阅文依然是网文界的一哥,但是面对不断更新的互联网时代,急于革新的阅文却没有能走得更好。如何在在线业务和版权运营业务之间取得更好的平衡,对于阅文来说至关重要的,网文一哥阅文能否在历经了诸多的震荡之后,成为一个更好自己,成为目前阅文新管理团队的首要任务。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本文由作者:刘旷 原创,不代表AD格子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dgz.cn/749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