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D格子网首页
  2. 财经

欢聚集团财报:BIGO进、YY退

从发展现状以及未来布局来看,欢聚时代投身技术研发、积极创新发展,也有实力应对瞬息万变的海外市场,资本市场大可不必担忧。

欢聚集团财报:BIGO进、YY退

配图来自Canva

 

近期,视频、直播领域的热点都和欢聚时代,有些“沾亲带故”。

 

此前,欢聚时代一手将虎牙拉扯长大直至上市,各种缘由促使下,欢聚时代剥离虎牙,腾讯成为虎牙最大股东。近期,虎牙与曾经的“死对头”斗鱼合并,在一片欢声笑语的祝福下,一统游戏直播江湖,却少了欢聚时代的身影。

 

再有,海外市场掀起“禁令”潮,印度市场、美国市场禁止TikTok 。同样的,出海巨头欢聚时代也没能逃过此劫。6月29日,欢聚旗下应用Bigo Live、Likee和Hago在印度被禁,直接影响欢聚时代的出海进程。

 

好的消息是,欢聚时代发布的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表现亮眼。

 

欢聚集团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本季度营收58.40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6.3%,高于彭博一致预期(51.32亿元);净利润4.93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8.3%,高于彭博一致预期(4.4亿元)。

 

营收、净利双增长,财报发布后,欢聚集团盘后股价上涨3.66%。显然,群众对欢聚时代持看好的态度。

 

BIGO直播进,YY直播退

 

欢聚集团的营收来源有直播和短视频,得益于“中坚力量”BIGO直播、YY直播,两大产品直播收入的支撑,欢聚时代发展态势良好,也可以说两者为欢聚时代撑起了一片天。

 

财报显示,2020年二季度,欢聚集团直播收入同比增长40.1%至56.077亿元,其中BIGO直播收入首次超过了集团直播收入一半以上;而其他收入同比下降18%至2.323亿元,主要由于YY其他收入减少;第二季度 YY的营收为27.8亿元,较2019年四季度的33.5亿元减少了5.7亿元。

 

从营收层面来看,Bigo一路高涨,YY增长放缓,平台产品呈现一进一退的局面。

 

据悉,Bigo主要面向东南亚、中东、北美、欧洲、中东、日韩澳新等市场,旗下主要产品是直播平台Bigo Live、短视频平台Likee,发展势头正盛。而YY直播主要面向国内市场,受限于近期的疫情影响、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其营收日渐减缓。

 

从用户数据层面也可以看出,Bigo与YY的进和退。

 

财报数据显示,欢聚全球移动端月活用户(含直播和短视频)达4.571亿,同比增长 21%,其中91%来自海外市场。几款核心产品的月活用户数据继续增长,Likee 同比增长86%至1.5亿,Bigo live同比增长41.3%至2940万,Hago同比增长25.3%至3170万。唯独国内YY的总付费用户数同比下降2.2%至410万,主要受疫情影响。

 

Bigo营收增长大于YY营收放缓,欢聚时代仍在路上狂奔,发展态势强劲。总的来说,Bigo领头挑起业绩增长的重担,Likee和Hago两款产品持续拓展,也将成为欢聚时代的新驱动力。至于老当益壮的YY直播,在疫情过后,引入了新的明星直播综艺节目和更多元的直播频道,保证其不会成为“拖后腿”的那一个。

 

显然,欢聚时代“直播+短视频”的发展战略还在发挥作用。

 

欢聚集团董事长兼CEO李学凌也表示:2020年第二季度,公司继续致力于“直播+短视频”双增长引擎的发展。只是,顾前不顾后,成本高企的问题,俨然一个定时炸弹,需要欢聚时代拆解。

 

成本暴涨50.8%,生隐忧

 

事物均有双面性,欢聚时代营收、净利双收的背后伴随着运营成本的暴涨,这也是2020年二季度财报里的美中不足。

 

财报显示,欢聚时代2020年第二季度成本37.691亿元(5.335亿美元),较2019年同期24.990亿元增长50.8%。此外,收入分成费用和内容成本从2019年同期的17.937亿元,增加至2020年第二季度的25.974亿元人民币;带宽成本从2019年同期的2.281亿元,增加至2.807亿元人民币。

 

与此同时,2020年第二季度,欢聚的毛利率为35.5%,去年同期则为41.7%。官方表示,毛利率下降的主要原因是,低毛利率的BIGO业务相较去年同期的贡献占比提升。毛利率作为反应企业盈利能力的重要衡量标准,欢聚时代毛利率下滑是个危险的信号。

 

当然,欢聚时代成本费用暴涨,有迹可循。

 

前文数据提到,2020年二季度欢聚集团全球移动端月活跃用户达4.571亿,海外用户占比达91.0%,欢聚集团的海外用户规模继续高速增长。而海外用户数量及使用时长快速增长,正是欢聚时代花钱之后的“结晶”。

 

除此之外,在日新月异的直播市场,技术提升一直是维持良好产品体验、服务,增加用户粘性的有力手段,欢聚时代自然不会落下。

 

财报数据显示,欢聚时代2020年第二季度研发费用从2019年同期的5.500亿元人民币增加至2020年第二季度的6.935亿元人民币,主要是由于公司为提升研发能力,增加了员工人数和人才招聘方面的投入。

 

总之,欢聚时代在全球市场安营扎寨、专研新技术、新产品等等因素导致企业成本高企,长此已久不利于欢聚时代良性发展。况且受禁令影响,当前直播、短视频企业出海情况未明,激进的高举高打,显然不是上策。

 

禁令重击,出海无坦途

 

早在2014年,欢聚时代就将全球化作为重要发展战略,时至今日,海外市场也一直是欢聚集团的发力重点,从91%的移动端用户均来自海外渠道,就可知。

 

而经过多年耕耘,欢聚时代产品早已覆盖全球各个主要市场,形成全球多元化产品的生态布局,在海外市场有了一席之地。市场也公认,在海外直播和短视频娱乐应用市场,TikTok 之下,欢聚时代位居中国直播、短视频出海的第二把交椅。

 

第三方移动应用数据分析公司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中国短视频/直播APP海外收入排名中,欢聚集团旗下BIGO高居榜首,短视频应用Likee排名第五。另一数据也证明了欢聚时代的实力,App Annie的统计显示,7月欢聚集团旗下产品的总收入在全球非游戏类APP中排名第八,BIGO收入在非游戏类APP中排名第七,均比6月有所提高。

 

然而,伴随着国外禁令的实施,欢聚时代全球化战略遭到重创。

 

6月份,印度政府宣布出于国家安全考虑,全面禁用59款中国 app。在一众为TikTok 惋惜的议论声中,大家没有关注到,欢聚时代同样损失惨重。

 

就印度市场来说,欢聚旗下Bigo拥有的三款海外旗舰产品Bigo Live、Likee和Hago,印度用户占比分别为18%、45%和47%,加起来月活用户多达1.35亿。而印度封杀中国APP禁令的执行,则让欢聚时代彻底这1.35亿用户永别,更别提这些年,欢聚时代为了开拓印度市场花费的人力、财力的损失。

 

其实,对互联网企业而言,出海至始至终,都不是一件易事。无论是,在本土化内容差异、宗教文化、市场营销经验上的不足,以及不同国家的监管政策的限制,还是海外本土巨头的打压,都是国内互联网那个企业出海要面临的难题。

 

由此,欢聚时代也做了新打算,电商成为其看中的新引擎。欢聚集团董事长兼CEO李学凌说道:“目前欢聚集团的收入模式直播第一,广告收入第二,电商收入很低。我们希望在未来3-5年能够慢慢地转为以电商收入为主。”

 

总之,突发疫情加上在海外市场遭遇政策打压,给欢聚时代国内市场和“出海”征途都蒙上了一层阴影。但从发展现状以及未来布局来看,欢聚时代投身技术研发、积极创新发展,也有实力应对瞬息万变的海外市场,资本市场大可不必担忧……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本文由作者:刘旷 原创,不代表AD格子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dgz.cn/751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